池一平

别妨碍我自得其乐🎐

白纸夫妇日常⑦
这天下午老白像往常一样给惠子打了电话
在干嘛呢媳妇儿
没事呀 我在看电视剧呢
没事儿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收拾一下出门吧  嗯?
你又搞什么呀   你不会又买了一双鞋子吧
你来了看看就知道了
成天抖机灵
好了  路上注意安全  爱你
停下车子   是一栋房子前面
推门进去  房子里放着最初的记忆
一下子把记忆推到了从前
第一次见面的初遇
后来的熟识
从互相加油打气的好哥们
变成了现在的“我们”
小白你在哪儿呀
上楼来   我在楼上呢
惠子一边走一边想
搞什么呢  神神秘秘
本来上次见了老白的家里人
到现在都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这两天心情都惴惴不安的
楼梯口  老白说怎么在底下待了那么久才上来
走  我带你转转看看
你看啊   这是你以后的衣帽间  这是书房
这是客房    嗯   这是以后我们孩子的房间
谁要和你生孩子阿
哎  话不能这么说
我这老白家那么优秀的基因
怎么可能就这么断了
又不要脸你
好好好  走走走
哎  这间屋子是干嘛的
哦这间是储物间暂时还没收拾好
我看看面积怎么样
哎   挺大的  现在还乱  我们看看别的
我要看看   你不让我看是不是金屋藏娇了
哎这话从哪说起阿
那你让不让我看  看不看看不看
好好好   我给你打开  没有你再说
推门一瞬间惠子的眼圈就红了
屋子里正中间放着的正是那件婚纱
是他们当时拍戏   因为经费问题
这件又是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
最后都没有租下来
惠子当时看着婚纱和老白说
陆之昂  颜末那么有钱都没有穿到心爱的婚纱
小白当时笑嘻嘻的说  太大了不适合你
惠子一记眼刀过去  我还会长得!
两个人打打闹闹这件事就过去了
惠子走了过去摸着婚纱
看到头纱惠子眼泪掉了下来
头纱阿是惠子上学的时候画在了书册里面
有次小白到家里做客无意间翻到发现的
拍了下来
没想到现在以这样的形式呈现在惠子面前
惠子转头看向老白
呜…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呀
嗯  大概是上次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束这样的日子
也许是更早   也许是你说小白看路
也许是你说这次不要让我再等了
陆之昂让颜末等了三年
可我不想让你再等那么久了
我时常想起你
在窗帘被风吹起来的时候
在午后的阳光爬上膝盖的时候
在早上赖床缩在被窝里的时候
你有时不在我身边
但你又好像无处不在
你趴在地毯上认真地看书
你因为起床气而皱着鼻子刷牙
你一边哼着歌一边打扫房间
我想象得出来关于你的很多样子
却从未想象过离开你的自己
我想听你讲那些琐碎的小事
我想与你一起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有太多想要对你说的话
太多想要与你一起做的事情
它们原本普通且平常
只因为你而有意义
我想在睡前吻着你的额头说晚安
我想让你在怀里待到忘记时间
你睡在我旁边
发出轻轻的鼾声
像只玩累了的小动物
我一伸胳膊就能抱得到
一边吃着你切好的苹果
一边翻着新一期的杂志
在雨天的下午你和我窝在沙发里看老电影
最后一起犯困睡着
每一个生活的片段
每一个真实发生的瞬间
都在提醒我爱是真的
并且正在进行
我爱你惠子   我很少说这么多
可这并不代表我不是这样想的
你问过我到底爱不爱你
我总是装酷嘴硬
很干脆地回答说不爱
或者草草了事
原谅我吧
我从没有把爱说出口的经历
遇到了可爱的你
我也依旧是害羞
我从不奢望爱情的保质期有多么长长久久
我只希望爱是货真价实的
每一个正在爱着的时刻都纯粹真挚就好
我想要我的人生与你的重合交错
唯一地我不想和你说再见
所以以后的生活就要两个人一起了
这次你准备好了吗白太太?
惠子眼泪不停的落下
还有我爸妈已经认可你了
早在几天前就打电话让你再回家吃饭
小白擦着眼前人儿的眼泪
抱过白敬亭  突然问到
白敬亭  爸爸妈妈老婆这几个里
谁没有血缘关系啊 
老婆阿
嗯?再说一遍
老婆 
好的老公~
我爱你   今生最爱的是你呀^
小机灵鬼你就是
(希望所有看文的宝宝都能遇到往后余生都是你的这样的人🌙)
我觉得这首歌怎么说呢   总有着特殊的意义
配合食用更佳   爱你们哟^


评论(10)

热度(34)